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www.vv6666.com >

一家年赚上千万的殡仪馆:火化费20年未涨

发布日期:2019-08-21 21:28   来源:未知   阅读:

  近年来,国内一些对殡仪馆的报道充斥着“暴利”、“骨灰盒翻5倍”等字眼。上海的殡仪馆经营模式又是如何的呢?是否也存在着暴利现象?

  而据专家表示,上海所有事业单位性质的殡仪馆早已实施“收支两条线”多年,因此即便盈利也均上交同级财政,殡仪馆已逐渐实现了公益惠民性质。

  从事殡葬工作16年的宝山区殡葬管理所所长兼殡仪馆主任姚建明日前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在服务方面,宝山殡仪馆从单一火化的火葬场发展到“一条龙服务”(宝宾驿站)、司仪主持、遗体防腐、冷藏、化妆、特殊整容、修复等门类齐全的综合型殡仪馆。遗体火化量也从原来的每年几百具,发展到了2015年的2.2万余具,经济效益由原来的亏损(靠补贴)发展到2015年的1500余万元。

  姚建明表示,以前会亏损是因为一开始遗体量较少,有时一天只有一两具遗体,无法维持殡仪馆正常运营。他2000年到宝山殡仪馆工作时遗体量已经升至每年5000具,5年前就已经保持收支平衡,无需国家补贴了。

  姚建明认为,之所以遗体量能快速增加,主要是因为15年前,宝山殡仪馆及时与“一条龙”建起了互利、共赢的松散型合作关系,即降低门槛,放宽限制,提供方便,从而促进了殡仪馆的大发展。如今该馆年火化量2.2万余具,据环球殡葬排序,其2015年火化量居全国第四位。

  姚建明告诉记者,殡仪馆下属的宝殡驿站是政府名义下的“一条龙”,包括整套殡葬、殡仪,如过世后注销户口、设灵堂、安排礼厅、遗体接应、豆腐饭、骨灰寄存、购墓等。但这样的“一条龙”有一定局限性,辐射面不广,每年上门服务量在900-1000家之间。因此需要及时与社会上规范的“一条龙”合作,将业务引入,如今与宝山殡仪馆合作的“一条龙”已多达100多家,且馆内的业务量65%~70%来自于“一条龙”的引入。在与“一条龙”合作的同时,该馆还坚持惠民低价消费。目前,殡仪馆的单具平均消费为3000元,是上海最低的馆之一。

  姚建明说,在他记忆中,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火化一直都是全市统一180元,以前只有基本服务,没有延伸服务,所以遗体量少的话就需要政府财政补贴,“现在成本上升,职工工资、油价上升,原来火化炉只要两三万元,现在要三十多万元,还不包括折旧费,从成本来说火化一具遗体的成本至少在600元以上。”

  不过姚建明对于火化费20多年不涨价表示理解:“火化不能赚钱,这是对市民的基本服务,是一个惠民措施。”

  目前殡仪馆1500万元的年利润算暴利吗?对此,姚建明表示,从全市殡仪馆来看,宝山殡仪馆利润并不算多。比如部分区县殡仪馆每年遗体量不到1万具,远少于宝山,但利润却和宝山持平甚至超过宝山。

  与100多家“一条龙”合作,遇到“黑龙”怎么办?对此,姚建明说:“我们不能接受黑龙,所有前来宝山馆办理业务的一条龙必须到我这里备案,我会查询它是不是经过市殡葬服务协会培训、持证上岗的。”

  姚建明表示,目前宝山殡仪馆尚未安装可查询“一条龙”电子信息的电子IC卡,今后可能会推广,“不过这也没法完全赶走黑龙,因为黑龙可以挂靠到有资质的一条龙,我们就无法识别了,不过从目前来说,黑龙的比例总体还是较小的,最多占到10%左右。”

  兼任宝山区殡葬管理所所长的姚建明对于如何监管“黑龙”还是有些无奈,“虽然这些年都一直说要监管黑龙,但是却没有有效手段,即便查到也没有可以处罚的法律依据,只有依靠行业自律,靠行业协会去约束他,殡仪馆也是无可奈何。”

  姚建明认为,“黑龙”是改革开放后产生的新生事物,因此还处于无法可依的状态,目前仅有的殡葬条例并没有涉及监管处罚这一块。法律滞后,已适应不了新的形势。

  姚建明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在宝山殡仪馆消费,所有的消费清单、网上收费标准、项目都会全部公开给逝者家属。结账的时候也会把清单全部给家属,让他明明白白消费。

  据中国殡葬协会副会长、上海市殡葬行业协会会长王宏阶介绍,目前殡仪馆四项基本服务(遗体接运、冷藏、香港港彩三肖王中王论坛,火化、骨灰寄存)价格均由市物价局核定,并由殡仪馆对外公示。

  澎湃新闻记者在市物价局官网查询发现,2012年年底,上海公示了市属殡仪馆主要收费项目和标准,公示的标准均为市属殡仪馆提供相应服务的最高收费标准。

  如基本服务中的尸体火化分180元与600元两档,丧家可自愿选择。遗体接运有240元和350-1000元两种,不过要求殡仪馆应保障基本型殡仪车的供应。因殡仪馆方面原因无法提供基本型殡仪车接尸的,可由高档灵车替代,收费标准按基本型殡仪车的执行。冰库冷藏每天每具为10元。骨灰寄存(宝兴殡仪馆)每格每年平均为100元。此外,该标准还对其他8项延伸服务进行了价格公示,如扛尸每具为30元,尸体一般整容化妆为20元每具。这也意味着,若丧家仅选择4项基本服务的线多元。

  此外,该标准还对市属殡仪馆礼厅租赁收费标准进行了公示,如宝兴殡仪馆60平方米的告别厅收费标准为30分钟50元。

  “遗体火化使用普通火化炉的收费标准,自1995年21年来一直是180元的价格,没有变过。尽管火化进行单项核算肯定亏损,但殡仪馆总体不亏损。因此,有些亏损的单项服务收费,价格也一直没有调整。”王宏阶表示,“我认为,殡仪馆作为公共服务业,首先应体现其公益属性,应以满足公众治丧需求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四项基本殡葬服务由政府定价,选择性殡葬服务由市场主体按照价值规律提供,其目的都是为了更好地满足公众的治丧需求。即便是骨灰盒和火化棺,也必须保证低价足量供应,一般从一两百到千元以上不等,且要求不能少于十个品种。”

  王宏阶表示,外地有不少殡仪馆的基本收费都比上海高的多,有些地方遗体冷藏费一天100元,是上海的十倍,这是因为这些殡仪馆不是遗体量少就是服务项目较少,只有靠提高基本殡葬服务的收费来维持殡仪馆的日常运营,上海的情况是遗体量集中,选择性服务项目较多,但基本殡葬服务的收费却相当低。

  现在基本殡葬服务只有四项还是太少了,以后可能还会从延伸服务中挖出一部分,将符合民俗要求的服务内容和商品列入其中,如果能扩大到十项,那么政府只要管住这十项基本服务的价格就可以了。”王宏阶说。

  王宏阶表示,由于上海市民殡葬消费能力较强,因此几乎每一户丧家都会选择延伸服务,如故人沐浴,收费最高2000元,但需求的丧家很多,“上海的殡仪馆在全国算经营得最好的,殡仪馆是事业单位,实行收支两条线,不用纳税,利润总额一般在20%左右,根本谈不上暴利。就全国的情况来看,经营较好的殡仪馆在10%~20%之间,勉强能过得去的微利殡仪馆在30%~40%之间,还有30%~40%则是亏损的,有些更是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

  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迫切需要补上关键领域核心技术不足这个短板,这是我国科技领域改革的重大任务。加快突破关键核心技术,十分重要的是要认识技术属性的时代内涵,遵循技术创新的规律,加强核心技术转化应用,用好国际创新资源。

  丈夫出院后需要在成都继续观察恢复两个月,央宗独自一人照顾丈夫的饮食起居。为了给丈夫买到调养食谱上的新鲜食材,央宗每天很早就起床去市场采购,再赶回来为丈夫做好饭菜,并一口一口喂他吃。为了让丈夫尽快恢复,央宗每天都陪丈夫出去散步,让他保持心情舒畅,每周定时带丈夫去医院复查。在央宗的精心护理下,丈夫的身体逐渐康复。

  苏云翠,女,汉族,1974年3月生,中共党员,云南省玉溪市红塔区税务局科员。